走過鄙棄 南洋姐妹世新談心

瀏覽:    發佈時間:2012-02-05 11:33:01
南洋台灣姊妹會成員、來自越南的洪滿枝說,姐妹們學會中文日後,外出辦事依舊常碰到撓頭,任是對行政流程或自身權益都不是很理會,祈望有更多機會為自己發聲。南洋台灣姊妹會在這個來由下顯示。

世新大學社發所25日邀約南洋台灣姊妹會代表,share新移民婦女組織與培力體會。南洋台灣姊妹會開設於2003年,只是它源起於1995年,高雄美濃愛鄉協進會建立的「外籍新娘識字班」。

「一當下,我想多學點台灣的東西,人家跟我說,俞允念空大。但是才念兩學期就置之不理。」姊妹會成員洪滿枝說,空大的課程是學生一個人對著電腦,老師一直講,有關鍵卻沒規範問,相對一個剛學中文沒多久的外國人來說,太多東西聽不懂。

異鄉擴大 姐妹作伴

作罷過後,某一天在電視上,洪滿枝遇見姊妹會的工作職員正在受訪,打電話到辦公室問了解環境後,騎著機車就去姊妹會報到了。「在辦公室遇見眾多各地姊妹在一同share老家的東西,認為這樣上課好完美。」就這樣一頭栽進姊妹會,洪滿枝從被培力者,轉移培力新進姐妹的工作職員,帶著更多姊妹在異鄉長大。

重溫舊夢剛馬上上課的景象,洪滿枝說,因為小孩都很小,又沒有人容許幫忙呵護,加上家人不是很贊成,以至常常很掙扎,不知悉自己該不該出門。「反之在姊妹會真的太稱心如意,以便就這樣一邊掙扎一邊堅持到剛剛。」

為了讓姊妹的主體能夠突破制止,姊妹會第一安排三大工作重點:基層組織、社會教育和法令政策倡議;以及6大委員會,議題倡議、課程教育、公共教育與宣傳等,姐妹允許自行決定有興致的重點參與。「裡面的老師都很有耐心,大眾不太會的東西都願意慢慢教大眾,姐妹在裡面,真的取得大多數肯定。」

國際串連 找尋同伴

除了台灣本地的新移民運動外,姐妹也積極伸手國際串連。今年洪滿枝也和姊妹會一起前往菲律賓,加入國際移工聯盟(IMA)的活動。「到了外面,才見到各地都有人在做類似的事,不但各地的困擾都同等。」

肇始菲律賓政府正謀算經由一項政策,輸出勞工到其他國家,反之謀算簽訂的法令中 外籍新娘,對勞工的保障何等少。洪滿枝說:「這些勞工到了其他國家,根本雖是任人宰割了。」

洪滿枝說,在菲律賓接觸其他組織後才察覺,原來資本主義的有錢人,就是運用貧窮國家的人民,不但剝削,還效果政府政策躍進壓制。而這些國家的政府還彼此練習,把自己的人民賣掉。「我當初連資本主義是甚麼都不認識。現在主持,大家這些老百姓理合要集合起來,雖是沒錢 樟芝,即使如此大家有動力。」

洪滿枝曾與姊妹會一起前往韓國開會,在韓國的組織帶著姊妹會報名一場追思會。由於建商合謀在某塊地上蓋起大廈,希望政府幫忙迫遷當地大眾,但因為搬遷補償不合理,好些人拒絕搬遷,某天夜晚,建商找人放火,燒死6個人。追思會悼念的,雖然這6個人。

洪滿枝說,多次的覆轍讓她很震撼:「不是只有窮國才會發生不好的事,有錢國家也相當,可是沒被見到而已。」她發現人生不是只有吃飽喝足就夠了,還要多做點甚麼。

就是在姊妹會找到自信,卻社會上同樣充滿對姐妹有負面作法的人。有一次洪滿枝與姐妹為第一線的家庭暴力預防官展開講座,但這個論說會上,當洪滿枝進行鑑戒share時,身為首要線的家防官卻一直反駁她。

share心得 屢遭賤視

緬想這次不完美的教訓,洪滿枝說馬上氣得半死,心裡為這些不懂得尊重他人的人感到可憐,她說:「他們以為所有人故鄉沒錢,就小看所有人,其實他們那個形狀擺出來是很醜的。」洪滿枝還覺得,要緊線工作者是這樣的態度,那麼大量剛來、沒有經過培力的姊妹碰到困惑該何等辦?

在姊妹會這麼久,洪滿枝說,至今家人不是很贊成,目今看見她的生長,也有些接受,兩個小孩也愛好隨她到姊妹會去。經過這麼多年,姊妹會的培力本末讓她變為一個具有主體性的人,洪滿枝說,姐妹們在台灣最想贏得的,即使尊重和肯定。未來她也會和各地姐妹一道,為建設一個新的故鄉而盡力。
關鍵字標籤:隔熱紙 MOTEL 瑜珈 眼袋 SEO 徵信
Powered by CmsEasy